当前位置:主页 > 女性保健 >

从神到人,女性皆附属

来源:www.hg07111.cc   作者:hg0088   日期:2019-04-11 10:23

福克的“女性学”始于对旧象征的批评:对“一”的追求,不仅深烙在西方传统宗教和神话之中,而且不断参与着西方文化的塑造。基督教中唯一的神是男性,从耶和华到耶稣,父子相承。玛利亚的神圣只因她以处女之身生育耶稣,而这隐喻着对女性性欲的禁锢与生育的奴役。从神到人,女性皆附属。夏娃只是亚当的一根肋骨,是衍生之物,模仿“一”却不是“一”。
 
福克认为,“平等派”外强中干,以反抗的名义让菲勒斯秩序更为隐秘地发挥作用——用普遍客观的外衣包裹男性霸权的内核。菲勒斯(Phallus)源自希腊语,指男性生殖器,以勃起的阴茎为代表物。菲勒斯秩序是霸权的秩序,即阴茎-男性与阉割-女性的对应,女性唯有被阉割并承认被阉割,才得以在此秩序下获得消极合法性。
 
菲勒斯秩序首先在社会政治领域获得现实的肉身,转化为“厌女症”的瘟疫。一方面,“平等派”偏执地用冷漠的混合中性体象征两性,却忽视了“中性体”是雄性、单质、不孕的;另一方面,社会对女性生育力恶意无视。
 
生育力被去象征化,还原为“传宗接代”功能,女性因生养男孩而获得价值,这种还原更体现在现代医疗体制对产前检查的重视与产后恢复的无视上,生育创伤,身形改变,母亲的危机——生育奴役与生育价值的剥夺,全部隐没在照顾孩子的忙乱之中。
 
愤怒的女性绝望地嘶喊“我是为你生孩子”,宣泄着、控诉着遭遇到的漠视,却愈加无助地发觉,哭喊声泯灭在遍布“厌女症”瘟疫的文化、经济、语言、法律所有领域中。
 
  • 上一篇:引流之后,商圈如何升级?
  • 下一篇:每万人人均科技财政支出深圳高居全国榜首
  • Copyright 2015-2016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香港马会资料|六合彩直播|六合彩资料|六合彩图库|香港挂牌资讯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